2008年4月8日 星期二

復刻 --- 記憶不是藏在腦海裏的嗎?


前言:看過大文兄的「早安 . 孩子:〔四〕呼喚」,留言多有討論集體回憶,也來湊趣了。舊文寫 於 2007 年:



不知是那個「智」者想出了這樣的詞語-----集體記憶,於是一些香港人忽然沉溺在懷舊的情緒裏,中環天星碼頭不要拆、皇后碼頭不要拆、將來油麻地警署最好也不要拆;似乎沒有了這些建築物,他們就會失去所有回憶能力。


事情真是這樣嗎?中環天星碼頭四十九年歷史,真的發生過無數大事小事,由加價引起的騷亂,到長廊上的匆匆往還、爽約應約、失戀得戀,天星碼頭上演了無數幕公私往還、悲歡離合,裏面真的傾注了太多香港人的感情。


她 仿如我們曾經穿過的衣服,給我們溫暖、亮麗、適意。有多少快樂的時光,都是穿上她時親嚐的;有多少憂悒的日子,也是穿上她時感受的。然而,隨著時日推移, 我們長高了、長大了,衣服有點褪色、不稱身了,但我們仍捨不得把她丟棄,把她掛在衣櫥內一角。每次打開衣櫥,不經意的看著她靜靜的掛著,我們心裏踏實了, 感到了一絲暖意;我們甚至在那偶爾一瞥間,回首前塵,腦海裏一幕幕年輕、放曠、敢作敢為、敢愛敢恨的情景紛然重現。


然而,那已是 過去啊!一切早成了李白昨日之日不可留的感喟。留一件衣服,是個人行為,所付出的不會太多;但留一個建築,所需的抉擇與付出卻是整個城市的。保留天星碼頭 需要付出多少,我不懂計算,但試想象沒有了匆匆人潮的天星、聽不到汩汩潮聲的天星、看不到湧湧波濤的天星,還是你們情懷裏的天星碼頭嗎?這猶如一襲華服, 設計如何精美、如何典雅,也須穿在人體,才能顯出個性與妙曼!


中環天星的格局,與尖沙咀天星盡多相似,要緬懷過去嗎?從中環碼頭乘船到尖沙咀,走過吊板,還是一樣隨潮汐升降的斜道,還是一樣的水泥長廊;步下階梯,尖沙咀紅塵萬丈,迎接你的是無盡的喧囂與熱鬧,那渡海的感覺,跟過去的可曾太過兩樣!


舊 的如何優美,讓她留在文獻裏,光影裏,記憶裏;我們甚至可以把之搬到另一處地方重建,像由金鐘落戶赤柱的美利樓。建一個真正的集古墟罷!由蕞爾小漁村到殖 民建築,由煙花繚繞的塘西風貌到六十年代的市集繁華,讓遊人走入時光隧道,由十九世紀走到二十一世紀。遊人甚至可以在墟裏的古老旅館度宿一宵,早上聽過雞 鳴後到樓下吃五六十年代的早點,接著走到市弄買古色古香的物品,你我都成了歷史人物了。


計劃太宏大了嗎?我們也可以效法深圳的微 縮景區,把代表性的古老建築按比例重現,一條較小的時光隧道,由這頭走到那頭,讓歷史容於指掌之間,尺寸之內。老實說,深圳的微縮景區公園,優美而恬靜, 滿眼翠綠,走在裏頭的那份閒適,望著微縮景物的那種幽遠想象,香港沒有一個公園能夠給予。


一代有一代之美,舊匯豐銀行總行大樓漂亮極了,因為她溶入了我們幾代人的感情。現在若你問一個年輕人,大抵沒有多少個會感到她美。反而我有一位日本朋友,多年前專誠跑到香港來,就是要欣賞新匯豐大樓的後現代主義美態。若你說舊匯豐比新匯豐美,他肯定會回你一聲訕笑!


我們依存在舊建築物的情愫,會隨著我們最終離開世上而消逝;幾代之後,誰還會因中環天星碼頭而心弦震動,因為他們沒有丁點兒因中環天星而起的記憶。他們甚至會奇怪,為甚麼前人會在陸地上留一個碼頭!


中 環天星設計拙樸,論造形之美,就不及新的中環碼頭了。皇后碼頭嘛,橫看豎看都看不出美來。那四個招牌大字大概也非出自名家手筆,比起地鐵站上那些龍飛鳳舞 的大字相去太遠。我倒難以忘記早已湮滅的卜公碼頭,天台上風景無限,午間可以啃著漢堡飽眺望輪船泊岸離岸,晚上亮了燈的琉璃地磚總是把人照得份外綽約。望 向海港,是蜿蜒浮動的霓虹光影;回視背後,是璀璨耀目的城市輝華。我年輕時的幾段戀情,緣起緣滅,卜公碼頭的月色都成了見證。更難忘記我一位畢業多年的舊 生,在一個仲夏之夜,約我在卜公談他與女友的戀情事。現在想來,要診治的又豈只是這位年青人。


真的,卜公比天星更惹人情思。在她 要離去時,香港卻沒有像今日的激情。然而,請不要說我們冷漠,或許是我們年紀大了,已慣於離別;或許是我們知道,時代巨輪永恒轉動,小眾的不捨縱然銘心刻 骨,但也不應拖慢城市發展的步伐。離散總是最牽人情緒的,但那是人生之常啊!過去是今天的舊事,今天又必然成為將來的舊事。一代有一代之美,一代有一代之 記憶,啓德機場去時,全城都感到揪心,但卻換來了今日全球最好的赤鱲角機場!到他日赤鱲角機場要去時,自有那一代人的難捨難離。世情就是如此,讓她如長河 之流逝罷!生活,曲折迂迴,自會形成一種秩序與姿態。


中環天星碼頭的最後一夜,萬頭鑽動,紛紛拍攝留念,不是說明了人們告別的心 態!前幾天我與兒子由中環碼頭乘船到尖沙咀,對岸的舊鐘樓忽然入目,使我想起兒時,父親拖著我乘火車回沙田故鄉時的情景。現在的年青人不會有這種情懷了, 因為這不屬他們的記憶。再過多幾十年,尖沙咀鐘樓將不會掀動任何人的情思,她只成了一幢被冷落了的建築,在維港之濱、在遊人自顧的玩樂笑聲中,對影自憐。



真的,親愛的年青朋友們,尖沙咀鐘樓,你又可曾深情地望她多過一眼!

.

10 則留言:

perennial_loser 提到...

恕在下這後生小子鹵莽抬槓一下;真的,敬愛的前輩尊長,有人用心凝視鐘樓的一刻,你又可曾留意?

「變動不居,周流六虛」,固然;但也勿忘陰陽動靜,互為表裡。有動無靜,是躁動、盲動 - 你吃得下嗎?

放眼香港,今天一個翔龍灣,明天一個 Soho,後天一個日出康城,映照維港兩岸,這裡一個 IFC,那裡一個圓方;更莫說全民拼命追,求高求大求快求多,以 N 次方(N>1)的頻率去身體力行「日新日新又日新」的至理。「時代巨輪永恒轉動」、「不應拖慢城市發展的步伐」這些名言,不敢說是陳腔;但咀嚼之下,似乎有點「膩滯」,恕我這年青而脆弱的腸胃,消化不了。

2008年2月2日 上午 2:36

laulong 提到...

perennial_loser:

我尊重每一個人的意見。你們有所思,有所想,有所表達,這世界才有希望。我們需要更多像你一樣的年青人。

其實骨子裏,我很「老子」,小國寡民,清心節欲,老死不相往來最好,但這世界返不轉頭了!

真的很多謝你的留言!

2008年2月2日 下午 12:50

perennial_loser 提到...

劉兄:

「小國寡民」,亦小弟所期;此亦為今日死症之竅門。

自由放任,進退不拘,必以「小」、「寡」為本;唯其乎此,即有失,其禍不致於劇。惜今世人多事雜,已失其本;自由放任,徒縱虎狼之慾壑,竭川潭為漁塭。只是如閣下所言,事已至此,後退無路,蓋積重難返也。小弟所望,亦不外時人稍知節制,勿再一味以「進」為務,火上加油而已。即使大勢不可改,但能稍延殘喘之期,亦未必不佳,何如?

2008年2月2日 下午 5:35

laulong 提到...

perennial_loser:

吾兄所言甚是。我所厭惡者,是為個人名聲而妄作,為發展之名而妄動。一切變化須當有據,像樓宇須向高空發展,是要容納過多人口,只是時人趨慕新巧,競逐豪奢,結果因滿足人慾而取過於需,傷天下之本以求一己之利,造成糜費,造成破壞而已。

大勢誠不可改,惟若人人淡泊心志,寡求節欲,也是一股可喜的清流了。

2008年2月2日 下午 6:06

匿名 提到...

雲煙兄:

萬事終會崩壞,記憶長留心中.舊香港的景象,可留給博物館.但,彌敦道上的樹千萬不能斬!:)

Daniel.

2008年2月3日 上午 9:01

laulong 提到...

Daniel 兄:

彌敦道的樹,有我太多的回憶,不能斬,然而我相信也不會斬罷!

2008年2月3日 下午 3:37

車丸丸 提到...

我就唔捨得啲舊戲院(大間個啲)
而家啲戲院細到好似放映室咁,
有時睇住我跟舊情人去過的舊戲院被拆,
咪話唔唏噓!

laulong 提到...

丸丸:

無辦法架啦,人事有代謝吖嘛。我最懷念的是東方戲院,一早變咗大有商場,我住過係隔離廿幾年,人生喜怒哀樂,悲歡離合,全嚐透了!

車丸丸 提到...

我就唔捨得麗宮
用平價睇二輪西片,
是當時作為學生的我嘅天堂
而家就變咗越秀廣場啦

Angel Asura 天使阿修羅 提到...

Oh my God! 麗宮 is my favorite place to go when i was still a student! So many good/classical movies there ...